智乾视角|区块链技术落地的两大必备要素:分层级的架构与自主可控的底层!

GACHAIN 04月03日

 

 

 

2019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称,区块链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技术。

 

 

据报道,截至2019年3月底,中国以区块链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数量达到456家,产业初步形成规模。从上游的硬件制造、平台服务、安全服务,到下游的产业技术应用服务,再到保障产业发展的行业投融资、媒体、人才服务,各领域各行业已经基本囊括在内,区块链产业链条已经形成。

 

其实,中国已从2014年就开始考虑着手建立区块链国家标准,计划从顶层设计推动区块链标准体系的建设。

 

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论坛上发表的主题演讲中透露到。“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从去年开始,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争分夺秒,做相关系统开发,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此外,就中国DC/EP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采取什么运营体系、双层运营体系对货币政策的影响、技术路线、是否中心化管理、对M0、M1、M2的影响、是否加载智能合约等设计理念及相关技术架构做了全面详尽的阐述。

 

明确了央行数字货币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

 

 

 

乾乾从技术、应用场景与社会环境出发,分析央行采取双层运营架构至少包含以下几点考量:

 

 

关键词:挑战

 

首先,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种经济体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

对于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发展,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这种情况下,会给央行带来极大的挑战。从提升可得性,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 

 

关键词:风险

 

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

人民银行已经开发运营了很多支付清算体系、支付系统,包括大小额,包括银联网联,但是我们原来所做的清算系统都是面对金融机构的。

但是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直接面对公众。这就涉及到千家万户,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而且要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并且还要提升客户体验,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从技术路线选择,还是从操作风险、商业风险来说,我们通过双层运营设计可以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到单一机构。 

 

关键词:思考

 

人民银行决定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选优。商业机构IT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比较成熟,系统的处理能力也比较强,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

所以,如果在商业银行现有的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服务体系之外,再另起炉灶是巨大的资源浪费。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进行密切合作,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行。

实际上,此前Libra的组织架构和DC/EP当年所采取的组织架构实际上是一样的,这也是一种更开放的态度。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应当鼓励多渠道研发、相互竞争的机制,同时要后果可控,不能放任不管。

 

 

关键词:颠覆

 

如果使用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

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

这种情况下资金价格将会被抬高,增加了社会融资成本,损害实体经济发展。届时央行将不得不对商业银行进行补贴,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颠覆现有金融体系,回到历史前的央行的“大一统”格局。这是一种倒退,而并非科技带来的颠覆。 

 

关键词:机遇

 

央行并未预设过技术路线,目前区块链行业处于市场平行竞争,各个企业属于“散养”状态。

乾乾查阅了一些资料,在原来设计中,曾考虑设想过“一币两库三中心”这种架构。但实际上,还是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在央行这一层我们是技术中立的,因为这个数字货币既具有数字货币的特征也就是价值体系特征,又具有账户松耦合特征,还具有法律性质认证的特性

乾乾以为从央行角度,无论是区块链还是集中账户体系,是电子支付还是所谓的移动货币,采取任何一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当然,技术路线要符合门槛才能用,比如:针对零售业要满足高并发需求,至少达到30万笔/秒。

双层运营体系有利于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目前属于一个散养状态,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做DC/EP的研发,谁的路线好,谁最终会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场接受,谁就最终会跑赢比赛。所以这是市场竞争选优的过程。 

 

但核心是,坚持中心化管理模式与分层级架构!!!需要强调的是,在双层运营体系安排下,还是要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大家知道加密资产,它的自然属性就是去中心化。

 

从本质来思考,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因此,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同时,为了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对指定运营机构来进行货币的兑换,要进行中心化的管理,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最后,因为在整个兑换过程中,没有改变账户体系,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的地位。

整个战略是,央行数字货币希望既可以像现金一样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又可以实现可控匿名,又要在保证交易双方是匿名的同时保证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这两个之间要取得一个平衡。

 


 

政务链(GACHAIN)以建设区块链即政务服务为目标,服务于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和公民。它基于金融系统,登记注册机构,智能合约算法,智能法律框架和执行机制的四个基本功能,将大多数类型的政府部门机构、事业单位等的业务转移到区块链中,使得事务管理更加高效,能够有效消除事务活动中,需要多个中介机构、监管机构和中间文件流转时提供人为服务的需求。

 

在技术上,政务链(GACHAIN)采用全新的嵌入式区块链底层协议,独创主权分层级模式。即是公有链,又可在公有链中创建具有完全分级管理权限的独立生态环境,并可将外部数据接入政务链(GACHAIN)智能合约中,以完成Dapp的自动事务处理,实现链上和链下数据的融合,形成了完整的闭环。点对点加密传输的运用及防篡改机制的建立,使政务链(GACHAIN)在分布式数据储存的基础上得到安全保障。 每秒理论百万次的快速响应速度使得基于政务链(GACHAIN)建立的政商一体化平台在跨部门协同及数据实时共享上实现高效敏捷。

利用政务链(GACHAIN),可以匹配央行系统,打造一个更加友好,便捷,快速,灵活,安全的区块链商业环境。